每天两小时的“业余爱好”,她做到上央视、领大奖,连警察叔叔都服她 | 阿里公益月度之星第二期

发布时间:2017-03-14  

1


“她是男的女的?”

 860034180108726140.jpg


据说每个人见到博雷时,都会不自觉地发出这样的疑问,我也不例外。眼看着一位身穿衬衫长裤、留着微卷短发、身板比我还厚的人骤然出现,正打算喊声“大兄弟”的时候,她却张嘴就是尖柔的女声。我不禁感到这世界有点魔幻。

 

在西溪园区三号楼嘈杂的大堂里,访客来来往往川流不息,几乎找不到一寸可容身的独立空间。她却自顾自地坐下,半个身子陷入沙发里,像在家一样轻易地找到了一种舒适的坐姿。


博雷可以算是半个名人。上过央视,被各路记者采访过,在搜索引擎里能轻易搜到她本人的照片。我甚至怀疑在西溪园区里随便逮个路人,都能对她的生平说上一两句。而呈现在我眼前的,不过是一位略显粗犷的年轻女孩。


这不禁让人对她更好奇了。



2


博雷生在80年代末尾,在阿里安全部已经三年。一个女孩子去从事互联网安全方面的工作多少有点奇怪,但其实博雷已经在这领域深耕了好多年,至今依然热忱不减。


博雷在安全部做运营,同时也是互联网安全志愿者联盟的盟主。平日里的工作,说直白点就是守护互联网安全。互联网上总有N多不怀好意的家伙,售卖非法物件、发布虚假信息、盗取用户账号,各种。博雷的责任就是把这些家伙揪出来。从账户、交易、资金等各个方面,保障着广大网民的安全。


在博雷的带领下,互联网安全志愿者联盟取得了出色的成就。今年初,央视一档《十面埋伏——致敬真心英雄》的节目,对联盟做了特别报道。而在前几天揭晓的“阿里公益琅琊榜”中,互联网安全志愿者联盟获得了优秀奖,博雷就代表联盟上台领了奖。


640.webp (3).jpg

左三为博雷


除此以外,博雷还是团圆项目组成员,同时有着自己的幸福团(幸福团是阿里内部类似于大学社团的员工公益组织),手下领着好几百号人。


团圆系统是与公安部结合的一个打拐机制,需要民警与阿里小二的紧密配合,这就涉及到给民警叔叔的培训问题。当初团圆系统的研发人员正为了这事儿一筹莫展,博雷带着她的志愿者团队站了出来,承担起了这个繁重的任务,直到今天。


她本来工作就忙得要死,还参加这么多项目,哪来的时间?我本来以为她会说“时间是挤出来的”一类的无味鸡汤,结果她说,我没花多少时间啊。我可能只花两个小时给成员们讲课,再让他们去给民警培训,最终覆盖两三百人甚至更多。实际上她每周花在公益上的时间可能不到10小时。


好吧,有时候你必须承认一个事实,真正聪明有才干的人,是不需要用自虐式的守则来约束自己的。博雷经常说“我是用最擅长的方式做公益“,初听似乎在自卖自夸,事实上人家不过是实话实说。


363698864332663383.jpg


有时候她也会亲自去给民警讲课。那些五大三粗的警察叔叔,都乖乖地在台下听着博雷讲课,她毫无怯色,庞大气场甚至压住了台下众多警察叔叔。


除开讲课,开会也是如此。做安全方面的工作,少不了与网信办、民政部这样的政府部门接触。无论是去培训还是开会,都得经常和各路领导打交道。通常一个升斗小民见着领导,总会自带一些源自阶层差异的隔离感,而不自觉地畏缩。博雷则不然。她无论见到多牛的人物,总能与他们打成一片,像碰见一个多年的好友。

 

173145281643319046.jpg


想起有位小二评价道,”她说话很有说服力,跟她聊天很容易被带动“,庆幸吧,这位天才演说家选择了安全领域,而没有去做传销。


她似乎也对此很自豪。她曾经不无得意地说,自己培训过的民警,已经超过6000人。而团圆系统,发布以来也找回了走失儿童611名,找回率高达94%。


简单的数据中,包含了多少她的心血汗水,我已经无从得知。但我知道,无论如何,她一定会一直一直做下去。



3


所以你也能看出,博雷是个工作狂。


在她的朋友圈里,你很难找到多少个人生活的碎片,”团圆“、”联盟“、”培训”是极高频词汇。在别人眼里,她口才了得,活泼开放,甚至有些喧闹。但她其实只有在涉及工作的话题里才显得无比聒噪,私下里却是个安安静静的女子。


这一点我也略有体会。跟她聊天,如果在聊“安全“的话题,你会明显发现她整个身躯略微往前倾,双目也显得更炯炯有神。显然,她对工作比其他任何事物更感兴趣。


93768981784469574.jpg


为什么她会对互联网安全这么情有独钟?她说是因为有”英雄主义情结“,喜欢帮助别人。这人从小就是个女汉子,看见有人受欺负,就会挺身相助,用她的话来说就是”爱出风头“。所以大学毕业后,她毫不犹豫地进入了安全行业,以求能在更多人受欺负时能挺身相助。


这种“英雄主义情结”,大部分是受到她家庭的影响。


博雷出生在一个典型的中产家庭。在博雷的描述中,父亲是一位“特别特别正直”的人,这句“特别特别正直”,她会在十分钟之内强调好几次。

 

她父亲是位公务员,在单位里有一官半职,平时也是个学习雷锋好榜样,总喜欢把家里的东西拿去给需要帮助的人。


作为老一辈的知识分子,她父亲恪守着遵纪守法的原则,到了一种极度严谨的程度。从不收礼不说,有一回,博雷的母亲怀了二胎,是个男孩,他却说要打掉。亲朋戚友都不理解,一儿一女,人生大圆满啊,不就是多交点罚款吗?但她父亲却很坚决,像在维护一条不可动摇的底线。也许,这种看似古怪的正直,就在父女俩的血液中共同流动着。


在教育问题上,博雷的父亲深得“无为而治”的精髓。他们家里的氛围非常开放,老两口从来不会要求博雷说”女孩子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“,而是由着她自由生长。


186686598417036530.jpg

嗯,她也有可爱的一面


有一件事,博雷至今印象深刻。那时她六岁,读一年级,随父母在海南一个小城生活。因为工作原因,父母要到海口去出差,一去就是半个月,留下六岁的博雷,每天坐校车上学,吃订好的饭菜,回到家自己守着空荡荡的房子睡觉。晚上入睡前,她都得在自己床头放上玩具手枪和小棍子,来寻求一丝微薄的安全感。有时实在怕的不得了,她只好去敲邻居的门,哭着跳入邻居阿姨怀中。


说来觉得博雷的爸妈还真是狠心,六岁的女孩也敢抛在家里?这不是放养,是放纵自己啊。但在博雷看来,正正是那半年时间,成了她现在独立个性的萌芽。


之后的经历也是一样,从初中高中到大学,她一直就这么无拘无束的成长着。高中毕业,她由着自己心意选了间云南的大学,攻读互联网安全;大学毕业,她和妈妈一起到全国各地旅行了一年,直到实在玩腻了才出来找工作。她兜里揣着2000块钱,背着背包拖着行李就去当了“北漂”。第一份工作半年当上了组长,然后跳槽到上海的一家跨国公司,干得风生水起后,收到了来自阿里巴巴的一份offer。她对未来从不担忧,”走哪算哪“,成了她独特的人生方向标。


有些人喜欢给自己的人生做各种规划,描各种蓝图,最后只是在不作为中日渐荒废。反倒是从不按套路出牌的博雷,总是比别人走得更快更好。也许,是她所说的“英雄情结”,在不停歇地驱使着她,永远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吧。



4

 

博雷是一个怎样的人?似乎很难下一个确切的定论。她像男生一样刚强,又有着对人柔软的怜悯,她独立自我,却又在正义的原则上不可动摇。正如外表一样,她就是个矛盾的集合体,几股强烈而躁动的力量,在此中碰撞交融。

 

没有词能定义她,也没有人能束缚她。她是博雷,一个最独立特行的女子。她终将以最意想不到的方式,改变潮水的方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