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曾与马云同一职业的清奇少年,如何在阿里巴巴造就“奇葩力”max?

发布时间:2017-04-28  

邦怀,一个从文科跨界到理科的“奇葩”工程师,双商奇才,却醉心于“技术+公益”事业中,说自己的人生愿望是不愿美好的事情被破坏,不愿不好的事情会发生。


他就好像一个俄罗斯套娃,一层又一层打开,你一定会惊讶两件事:怎么还有?怎么每一层长得完全不一样!

大概,唯一相同,是这一层层的最里面,是同一个质朴的,甚至用他的话说,“土气的”,天赋幽默、才气逼人、双商清奇的赤子少年。

0001.png

富士山下摆大字的邦怀

“我不愿意美好的事情被破坏”



“在我小的时候,我们家住在地质大院。院里有个小孩长的特别白,很好看。

那时候我们不是一个年级也不在一个学校。但是大院就像一个局域网,速度快不会卡,消息总传的很快。

那天天气特别好,我妈给我买了早餐。她走进屋,非常非常阴郁的和我爸说,小杰的妈妈自杀了。


我当时震惊的不敢说话。妈说,她喝了农药,绿色的瓶子。穿花格子裙子,在山上死的。还有只鞋找不到了。我听完毛骨悚然。我妈说,不知道什么原因怎么会自杀呢。”

 

两年前,尚善基金会的秘书长伍华在一个偶然的机会,和邦怀聊起了抑郁症。

“我国的抑郁症患者至少在9000万人以上。”邦怀被这串数字震住了。那件陈年旧事,突然映了上来。


他忽然意识到,那年阿姨大概也经受了巨大的精神压抑。

“她走后,我那个天真无邪的童年小伙伴,整个人都变了。再很少和大家来往。”


0002.png


伍华告诉邦怀,许许多多的抑郁症患者和家属,处在无知、无助、无望的困境当中,最需要的其实就是靠谱的有用信息。这个专注抑郁症防治的基金会希望能够做出一个“全国抑郁症援助地图”,让困境中的求援者知道,他们可以去哪里找到最近的、可靠的“救命稻草”。


这位阿里巴巴公益委员、高德地图的工程师邦怀,反复想起那个一夜间不再无忧无虑的童年小伙伴,“我觉得要做这件事。多多少少我可以用技术去化解这些所谓的人间悲剧。”邦怀说,他人生最朴素的愿望就是,不愿美好的事情被破坏,不愿不好的事情会发生


2个月时间,邦怀组建了一支3人技术团队,把基金会第一批所筛选出的3000机构,迅速做成了1.0版定制地图。

0003.png


“刚开始我们3个人雄心壮志,觉得这件事儿就靠技术没得说,”邦怀甩了甩刘海,“但后来证明,这个想法很幼稚。”


“基金会的人委婉告诉我,这不是你们看到的蓝海,这前面是雷海…这中间安全、伦理各个方面背书都是运营难点。”

“我当时顿感痛苦!我深深的被教育了,是他们来做了公益。”邦怀的那丝黑幽默溜了出来。


好在邦怀和团队拿着创业的心来做公益。他们求的是“最后的战果”:我们是遇到困难,但我们不会放弃。”已经迭代出2.0即将3.0的测试地图,幸运的仍在邦怀手中尽心培育。

“只要你们需要地图,找我”



除了抑郁症援助地图,精力旺盛的这位阿里公益委员,甫一上任,还横跨水保护、环境教育两大公益小组出任评委。


“后来我又被拉进了公益创投组。这样做了一个月,发现精疲力尽,万不得已只好退出了水保护组。但我同时放出豪言,任何组的同学只要有地图位置上的需求,告诉我!任何问题在我这终止。”邦怀开始声情并茂,比划起了手脚,“这是我一定要做的,责无旁贷。”


黑幽默轻度首秀后,贫嘴邦怀一秒上线。不过,他也毫不食言。


支付宝上线的“蚂蚁森林”已经成为了全民公益新玩法。“发起蚂蚁森林的资深公益委员琉璃,痴迷于自然和环境教育。非常痴迷!”

“她告诉我,蚂蚁森林已经在阿拉善沙漠种了几千棵梭梭树。她做的事情就是,把用户每天走的路、规划的地铁、使用的电子消费,换算成这些树的水和阳光,用这种游戏化和可视化的方式,计算出每个人贡献的碳减排,去鼓励绿色生活。”

0004.png

他怔怔停顿了两秒,“而我们做的:就是让用户看到他走了不知道多少步才长成的树。”


邦怀骄傲的说,这是一个公益耦合业务的经典案例:“这6块地在蚂蚁森林出现前,全是荒地。现在,你可以用高德地图看到这个地方的门,看到上千棵用户自己的梭梭树。”


琉璃告诉邦怀,他所帮助实现的功能为这个公益项目省下了1000万,“好有成就感。”

0005.png
0006.png

阿拉善沙漠-蚂蚁森林


还有痴迷自然教育的琉璃同学想促成的自然教育地图,邦怀也义不容辞拿上现有的数据,输出了第一版定制地图。


语罢,邦怀郑重的掏出了3块小点心,说,“这三件事就是现在我做的三个公益的、非常小的事情。”然后他把点心递给我。“我刚从婺源背回来的,你饿了吧。”


转折突然,以至我还惦记着这点心可能是个什么新隐喻。他又接着说,“三个味道不一样。”……


我愣着神拆过包装,准备咬下第一口味道不名的糕点,说时迟那时快,邦怀突然放起了一首歌。他神色认真,说:“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, you never know what you're going to get.是不是就是你现在的心情?”

0007.png

从新东方英语老师跨界成工程师



“你和我说你从海淀黄庄过来,我的脑子里立马跳出三个字:新东方!”


 “来高德以前我是个英语老师啊。这就太坎坷了。”


邦怀在来到高德地图成为一个工程师以前,本科专业是英美文学。但是——故事总有但是,邦怀毕业后的第一时间,也并没有入和英语相关的这一行。


大学毕业,邦怀的第一份职业是和同学合伙创立了一个出版公司。

然而公司在家大业大之前,邦怀又早早转战了某教育机构,干上了英语培训。“还是心乱啊!定不下来。虽然我学英美文学,但我也一直觉得我志不在培训。”


无论创业或新东方,邦怀都只做了短暂停留。而到今年,已经是邦怀在高德的第四个年头。

0008.png邦怀和所在的高德团队 | 婺源


“进入科技圈之后,我就有金星老师恢复女人身那种感觉,对,”邦怀配合上肢体动作,“找到自我!金星老师手术之后肯定是那种,”他表情陶醉,“啊!!!”


“告别培训界,多少个学生哭着喊着:培训界损失了一个好老师啊!我坚定的告诉他们,科技界一定会多了一个更好的工程师!两年之后,我就是一个工程师了。”


嘴贫进阶Drama,邦怀接着说,“在我看来这些大跨行业的变化是个非常简单的问题,不会说,啊好难啊!好像从文科到理科就像让一个人改变国籍一样:好难啊我不能背弃!哎呀我做不到做不到……眼睛闭上了,我做不到啊!”

邦怀两眼一闭,一睁。“我不是这样,”他伸出手,“我非常渴望,说:啊在哪?Catch me!”


0009.png

 

邦怀说,这和他竞选公益委员的心情也一毛一样。看到竞选邮件时,邦怀心生窃喜:这是真的吗?


“看过变形金刚吧?如果跳进变形金刚里,你平时只能举重十斤,它能让你举起一万斤。你的意识还是你的,但器械延展了你的能力,公益委员能让一个人用一个集团的力量去做一件好事啊!我的肾上腺素都是振奋的,Catch me!”


“我可以在记忆里走”



邦怀的朋友圈有他连载的9个单篇故事,合起来是一部叫做《我和你》的,他说叫“大型长篇小说”。

如果用现在00后的话来评价我的观后感,大概是“非常迷!”以至于一旦读起来,就立刻被卷入了邦怀笔下那个高中时代,那座叫丹江口的小城,所有人物、细节、情节转折在我眼前、耳边立体生动,瞬间活灵活现。

0010.png

邦怀的家乡 水都丹江口 | 图来源水都论坛


让我恳切的不忍怀疑:邦怀你笔下的这些字儿,是一个真实的过去吗?

他也恳切,他说,“我的短时记忆非常差,可能明天我就忘了你的长相。”他真诚的望了望我,“但如果我们认识几个月,五年后,我可以告诉你,我们分别的时候,你面前转盘上的菜是什么菜。你衣服纽扣的颜色,你的鞋上是什么样的蝴蝶结。”


“我可以在记忆里走,把这些人物、事件的碎片揉起来。我不忍美好的事物被破坏,被遗忘我一直这样。所以有时就会自己和自己玩,去记忆里观望过去,或者感受当时的氛围。

我能马上把我的魂跳到公园里长凳的一颗沙粒上,然后把它的感受写出来。妙笔生花。”

0011.png


我不得不说,邦怀是一个文风清奇、才气逼人的写作者。

然而邦怀却严肃了,他回绝道,“我不擅长写作。”

对,刚刚说妙笔生花的人一定是我。

闪婚



听完这个骨骼清奇的少年两个多小时的讲述,对于事先耳闻的这位工程师的闪婚故事,我竟然也觉得好像十分稀松平常。


“2015年12月和我老婆领的证。不过我们认识就在10月。然后转眼1月份,她就怀孕了。效率嘛。现在孩子半岁了,看质量还是相当不错。”

0012.png


据说当年夫妻俩参加阿里巴巴5·10集体婚礼。这个名额向来只能靠抽签运气,“僧多粥少”。但为了嘉奖积极参与公益的阿里人,公司在102对新人中单独设了2对名额,给报名新人中“公益时”累计最高的夫妻VIP直通。邦怀于是就顺利把这个珍贵名额收入囊中。


0013.png
0014.png

阿里巴巴集体婚礼,马“爸爸”倾情证婚 | 图片来源网络


这个被他讲来插科打诨的爱情故事里必然有跌宕起伏,让我不免好奇少年真少年时,该是怎样一个风流少年?


不想他说,“高中没谈过恋爱啊。”


“我以前在学校最差的班,班上同学全学古惑仔,包里带着刀,男生打来打去。但我这么个文弱书生,基本从来没挨过打。主要靠双商。”少年打了个转折,不知是否另有隐情,总之是绕过了青葱情史。

0015.png


“后来我去了火箭班。成绩差,爹妈塞钱进的。总是考第73、74名。总共75个人。所以我们班主任老是说:你们啊就是拉全班同学的后腿!”


“这时候我就很愤懑。我们班主任作为语文老师,怎么能这么没有文学素养呢!班级首先是一个虚拟的整体。就算把它比喻成一个实体,那我们也是班集体中的一员,怎么会在外面去拉后腿呢!这完全没有逻辑。每次老师这么说我都很郁闷,心里大喊啊:你又错了老师!”

0016.png

开不完的邦怀“套娃” | 福利最后一弹


好嘛。这个靠双商进入高德地图的工程师,让培训界错失了一位优秀英语老师,文学界少了一位游走记忆文风鹤唳的小说家,他还曾“穿着前有阿迪后有耐克的衣服,非常自信的走进大学校园”,我只好庆幸还好公益圈没有错过这么一位剑走偏锋、从南水北调之源走来的,风趣少年。


这位来自阿里公益委员会的“奇葩”码农——邦怀,他文科出身却跨界工程师,用自己最擅长的技术坚持做公益,为水环境保护、公益创投等贡献自己的力量,用行动践行自己的公益心,真是位风趣幽默的公益少年。相信他对公益的热忱会感染到更多人,帮助更多的人拥抱生活的美好,走向环保而美好的未来。